瑞典公立自由学校改革:“自由”边界渐清晰

瑞典自由学校:“自由”边界渐清晰

最近,英国的自主学校改革和美国的特许学校改革成为全球教育热点。两国的教育改革倡导者并不讳言,这种由政府提供经费、社会大众办学的模式是向瑞典学习的结果。而反对者则认为,即使在瑞典,这项改革也存在不少问题。瑞典的自由学校改革实际效果如何,让我们一探究竟。——

编者

■焦阳

1992年,瑞典政府放开对公立教育领域的限制,允许瑞典公民兴办自由学校,以达到减轻财政压力和满足多样化教育需求的目的。近日,瑞典一份有关自由学校发展情况的报告显示,到2010年,瑞典的自由学校已经占全国幼儿园和中小学的21.5%,约21万学生在自由学校接受教育,学生、家长和教师对自由学校的满意度远远超过一般公立学校。

从高度集权到高度分权

20世纪70年代以前,瑞典义务教育阶段完全由中央政府控制,公立学校在运行过程中呈现成本高、效率低的状态,学生和家长对学校几乎没有选择权。社会各界对公立教育颇有微词,要求政府进行教育改革。此后,瑞典中央政府逐渐将教育权下放给地方政府,允许开办地方公立学校。

瑞典教育改革的重大转折点出现在1992年。这一年,瑞典政府颁布教育法案明确提出,每个人都有权开办学校,政府须按学生人数对学校进行拨款资助。这个法案的颁布成为自由学校改革运动的起点,也使瑞典从一个教育集权程度很高的国家变成了一个教育分权程度很高的国家。

在自由学校政策实行初期,每招收一个学生,当地政府为学校提供85%的资助,剩余的15%由学校自己支付,允许收取少量学费。到1997年,瑞典政府对自由学校的资助金额达到100%,与公立学校拨款达到同等水平。与此同时,瑞典政府明令禁止自由学校向家长收取学费。

开办自由学校的申请程序并不复杂,办学者向瑞典教育部提交申请,开具学校的财力证明,说明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方法,证明学校能够按照国家课程进行教学,并且保证不是纯粹宗教性质的学校,就可以开办一所自由学校。

自由学校录取学生依据的是“先到先得”原则,政府不允许学校根据能力、种族、社会经济地位挑选学生,必须保证录取程序的公平与公正。在改革前,瑞典的教育类型比较单一,只有不到1%的学生在独立于国家或地方政府之外的学校接受义务教育。有关自由学校的法案颁布初期,公立学校、农村地区的家长以及宗教团体是自由学校最主要的办学主体,其办学的目的都是非营利性质的。学校类型有三种,一种是按照先进的教育理念开办的学校,一种是宗教学校,而数量最多的还是普通全日制学校。

随着择校市场日渐成熟,地方公立学校的校长、教师以及营利性公司都加入到自由学校的办学者行列。1992年到2010年,瑞典义务教育阶段的自由学校数量从占学校总数的1%增加到15%,高中阶段由1.5%增加到17%。2010年,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在自由学校就读的比例是10%,高中阶段在自由学校就读的学生占20%。

自由学校在瑞典的遍地开花,为学生和家长提供了更多的择校机会。许多具有良好教育背景的家长都倾向于将孩子送到具有先进教育理念的自由学校,发展其特长、健全其人格。许多移民家庭的孩子则进入专门为移民子女开设的自由学校。据统计,自由学校的规模要远远小于公立学校,平均一所义务教育阶段的自由学校只有132个学生,高中阶段的自由学校只有188人,这也是其吸引家长和学生的重要原因。

免责声明:本网站文章来自网络,仅提供展示服务,不保证内容的真实性,请谨慎交易!如产生交易,一切后果自负!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