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赠田九判官》全诗赏析

崆峒使节上青霄,河陇降王款圣朝。

宛马总肥春苜蓿,将军只数汉嫖姚。

陈留阮瑀谁争长,京兆田郎早见招。

麾下赖君才并美,独能无意向渔憔。

作品赏析

泽州陈家宰廷敬曰:考《王思礼传》,天宝十三载,吐谷浑苏毗王款塞,明皇诏翰应接。旧注以此当降王款朝,是也。其谓翰报命而入朝,此意料之词,不见确据。考帝纪及翰传,天宝十三年,无翰入朝事。是年,翰遘风疾,因入京,废疾于家。田盖以使事入奏,当在翰未疾之先,非随翰入朝也。公所投翰诗,当是一时作,或即因田而投赠于翰也。《旧唐书》:哥舒翰讨禄山,以田梁丘为御史中丞,充行军司马。于邵《田司马梁丘传》:司马,京兆茂陵人,哥舒翰兼统五原,雅知其才,得之甚喜,表清胜府别将,改永平府果毅,长松府折冲。潼关失守,诏御史中丞郭英乂,专制陇右,未及下车,表渭州陇西县令。

崆峒使节上青霄①,河陇降王款圣朝②。宛马总肥秦首蒲③,将军只数汉嫖姚④。陈留阮瑀谁争长⑤,京兆田郎早见招⑥。麾下赖君才并美⑦,独能无意向渔樵⑧。

(上四,叙哥舒受降之事。下四,美田九荐贤之功。使节西往,而降王入款,见翰能威名远眼也。马肥苜宿,承降王。将数嫖姚,承使节。阮瑀,指高适,适本封丘尉,与陈留相近,他章云“好在阮元瑜”可证。高之入幕,必由田君所荐,故云“早见招”,而幕下赖之。留意渔樵,公仍望其汲引也。)

①《周礼》:地官,掌邦国之使节。《蜀都赋》:“干青霄而秀出。”【陈注】上青霄,谓崆峒地高,非指朝宁之地。②河陇,谓河西陇右。《西征赋》:“作降王于路左。”《汉·宣帝纪》:“款塞来享。”应劭注:“款,叩也,皆叩塞门来服从也。”《唐书·哥舒翰传》:天宝十二载秋,翰领河西节度,击吐蕃,悉收九曲部落。《王思礼传》:十三载,有吐谷浑苏毗王款塞,诏翰至磨环川应接之。【吴注】梁武帝《净业赋》:“郢州克定,江州降款。”③朱瀚曰:苜蓿从草头,嫖姚从女傍,又皆叠韵,亦属对法。《汉书》:大宛马嗜苜蓿,上遣使者持千金请宛马,采苜蓿种之离官。【陈注】《新书·百官志》:驾部郎中、员外郎,各一人,掌传驿、厩牧之事。凡驿马,给地四顷,蒔以苜蓿。降王款朝,驿传骚然,故云“宛马总肥春苜蓿。”④《汉书》:霍去病再从大将出塞,为嫖姚校尉。荀悦《汉记》:嫖姚作票鹞,鸟名,因以名官,取其轻捷也。《杜臆》:嫖姚,读平声,有服虔可据。六朝人尝用之,不始于杜。⑤《魏志》:陈留阮瑀,字元瑜,太祖辟为军谋祭酒,管记室。《左传》:“膝侯与薛侯来朝,争长。”⑥《三辅决录》:田风为郎,容仪端正,入奏事,灵帝目送之,因题柱曰:“堂堂乎张,京兆田郎。”左思诗:“冯公岂不伟,自首不见招。”⑦《汉·高帝纪》:攻破函谷关,遂至戏下。颜注:“戏,大将之旗。”戏与麾同。⑧何孙《赠范云》诗:“高门盛游侣,谁肯进渔樵。”

———–仇兆鳌 《杜诗详注》———–

免责声明:本网站文章来自网络,仅提供展示服务,不保证内容的真实性,请谨慎交易!如产生交易,一切后果自负!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